白箐

是个话唠
不介意的话请与我聊聊♡

[凹凸世界乙女向]角落

x佩利x你
x今天也是交党费的一天
x私设如山
x现代背景
x人物ooc严重
x不介意那就继续

[深夜,天台]
你背着背包坐在天台的栏杆上,“从高空往下看会使人心情愉快果然是真的呢”你揉揉后脑勺。

“妈我不想相亲我有男友的啊”你开始回想刚刚与母亲在电话里对话内容。“要是真有的话你早带回家了。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回家相亲,这次的相亲对象是你以前读高中时的上铺室友的弟弟的朋友呢”

不得不说你还真的瞒不过自家母上,你只好草草地忽悠几句然后挂了电话,然后才有了现在的尴尬场面。

你坐在天台栏杆上,和一个抱着一打啤酒坐在角落的光膀子金毛壮汉大眼瞪小眼。

不对,是大佬瞪小弟。

“喂,那边那只小老鼠,坐在那儿干嘛呢”啊,貌似是社会人士脸上仿佛写着“超凶”的金毛壮汉说话了。

你默默地从栏杆上跳下来走到金毛壮汉面前,蹲下从他怀里拿了一瓶啤酒,把酒瓶贴在脸上。

酒瓶的温度令人在炎热的夏天感到惊喜。

“给我吗”你认真的看着他,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仿佛一个漩涡一样,让你慢慢地沉陷于此。

“啧,给你了”他不在意的挥挥手,把怀里的啤酒放在一旁的空地上,随手抓起一瓶起开盖子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你索性坐在他面前像他起开盖子喝了起来。

“哦,上帝啊,我们在酗酒!”你一口气喝了四瓶躺在地上用翻译腔吼出了这句话。

“有吗?才四瓶而已,小老鼠你也太弱了吧”他和你一起躺在地上,满足地打了个嗝。

“口意明明是你酒量太好了!还有我不叫小老鼠,我有名字的好伐,我叫xx”你翻了个白眼,往旁边的空地滚了几圈。

“欸你这名字和我相亲对象一样欸!”他看了你一眼。

“哇daIao你确定?!来来来说说你名字,说不定我俩真的有缘呢!”你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佩利”他回答了你的问题。

“等会!你是不是有个朋友的姐姐叫XXX?”你忽然兴奋
“嗯,然后呢”他很有耐心地回答了你的问题。
“Woc我俩真有缘,为庆祝我们的友谊我们去撸串不?”你忽然感到世界真小。
“行!走吧!不过说好了我要吃肉”他丢下怀里空酒瓶把你从地上拽起来扛在肩上。
像工地工人扛麻袋一样把你扛下楼。

[深夜,楼下热火朝天的烧烤摊]
大金毛扛着你走到烧烤摊角落的座位,把你放在椅子上,自已拿起菜单随手拎一张椅子坐下,你从他手里抢过菜单熟练的对摊主报了一大堆菜名,然后放下菜单静静等待,佩.大金毛.超凶.社会.食肉动物.利目瞪口呆地看完全程,“佩利,我们做个交易吧,一会看我手势行事,然后肉全部归你”“行”他爽快地答应了。
你从外套口袋掏出手机,给你温柔高贵慈祥善解人意乐于助人的母上大人打电话。
“嘿,妈我跟你说你女儿懂事了给你找了个女婿,又高又白又帅,我让他跟你说句话,我就不回去了啊,忙着和你女婿培养感情呢!”未等电话另一端的母上大人发言,你便先发制人地把手机递给佩利,示意他接过。
佩利接过电话,与你兼职查户口的母上大人愉(?)快地交谈了起来。
你坐在一旁专心地吃着烤玉米,没有听见他们对话的内容,但你可以从佩利通红(?)的脸中猜(?)测出他们对话的大概内容。
佩利最后应了一声,挂断电话把手机递给你。
低下头默不作声地吃着烤肉。
你也没多大在意,接过手机塞回外套口袋里低下头继续专心地啃烤玉米。
“...喂”他搓了搓手“嗯?”你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我们...算是什么关系呢”他忽然娇(?)羞的像个在告白的小姑娘,和刚才那个扛着你下楼的人完全不是一个人“现在来看的话友人以上恋人未满。如果你不愿意,咱俩就是兄弟,如果你愿意,咱俩就是情侣”你不动声色的打算撩一下这大金毛“.......哈?”他似乎没有听懂你的话中话,疑惑地看着你“我说,”你无奈地扶额,认真地看着他“我喜欢你,不答应的话我俩就是兄弟,答应的话我俩明天就去民政局扯证火速闪婚同居结婚过完下半辈子”你脸不红心不跳说完这段话,一脸严(?)肃地握住他的手“ummm....”他眨了眨眼睛,把手从你的手里抽出来,你看着他,还没按你的计划扯出微笑拍拍他的肩膀就被他一个熊抱抱的差点室息。
“明天太迟媳妇儿我们现在去吧!”他揉揉你的头发
“嘿大金毛民政局深夜不开门!”你锤了锤他的胸口
然后你们撸完串回家洗澡开车早起扯证举办婚礼度蜜月生娃幸福过完下半辈子。(呸划去开车)

ummm...流水帐啊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
大概就是佩利x糙汉情圣(?)你的奇妙故事。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