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箐

是个话唠
不介意的话请与我聊聊♡

[凹凸世界乙女向]parey

x听着牙牙的pity   parey写的√
x金x你
x人物ooc,人物ooc,人物ooc
x文笔烂,文笔烂,文笔烂
x好了,开始√
x不明的上帝视角?
x少女是“你”√
x少女有个代号√,是“爱丽丝”

一个精致的如洋娃娃般的少女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
床上的玩偶被随意地摆放在少女的身旁
摆放在床头柜的闹钟在时针走到数字“7”时响了起来
少女猛地挣开双眼,伸手关掉闹钟
“终于到了今天!会有多少人来参加我的派对呢?”
少女开心地想着
也许是少女步伐过于活泼,她摔倒了
因为踩到了对于少女自己来说太长的裙摆
少女脸着地的摔倒在地
不过她很快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
她提起装饰着白色蕾丝花边的裙摆跑了起来
她兴奋地打开温馨的粉色木门,小心翼翼地从因年代远旧而开始掉漆的红色邮箱中取出一大沓用廉价的羊皮纸制作而成的信封,开始拆开信封阅读起来,“抱歉...对不起...没有空...生病了...够了!每个人都在戏谑地拒绝我!算了,他们不来,代表着我有更多的蛋糕可以享用,也代表着我可以与亲爱的马芬他们度过整整一天的愉快时光!整整一天!”少女生气的将一大沓廉价的信封丢在地上,又提起裙摆推开木门回到她“温馨”的家
少女提着裙摆跑向厨房
少女抓起裙摆的一角和另一角绑了一个大蝴蝶结
少女洗手,分离蛋清...把蛋糕糊放进烤箱,调好温度和时间,又洗了洗餐具,把餐具整齐地摆放在桌上...
等准备好所有派对所用的食物和装饰好房间,
已经是傍晚了,少女洗了洗脸。
坐在梳妆桌前,整理自己的妆容和一头黑色秀发
为自己换上为派对准备而精心制作的裙装
少女提起裙摆,走到餐桌前为她空着的座位
其他的座位都坐着毛绒玩偶和几只人偶
少女露出微笑,向在座的“来宾”们问好
“爱丽丝,我们不欢迎那群忘恩负义的小坏蛋,你有我们就够了”一个坐在座位上的银发人偶说。
“啊提拉米苏,没关系的,我不在意他们”少女微笑着摇摇手,站起身来握着刀切蛋糕
“我们吃蛋糕吧!今天做的是大家都喜欢的黑森林蛋糕”少女微笑着用碟子装切好的蛋糕,再摆放在每位“来宾”的面前,然后坐回自己的座位默不作声地开始享用属于自己的那份黑森林蛋糕。
“嘀嗒嘀嗒”时间如上了弦的弓箭一样流逝
“嘀嗒”,时针走到“11”分针转了55圈
少女口中“愉快的一天”还有5分钟就过去了
这时,少女点燃了烛台上的蜡烛,把烛台打翻在桌布上
并看着火慢慢蔓延到自己周围,少女像是解脱了一样,拿着用红色丝带装饰的礼物盒,粗暴地把它拆开,拿起摆放在里面的一本黑色皮质笔记本,翻开第一页,念了起来“疯狂而又善良的永生魔女住在森林深处的木屋里,她友善的邀请孩童在木屋参加她的生日派对,孩子们很顽皮,他们用魔女的魔杖给木屋施了一个魔法,让永生魔女被永远困在森林深处,只有外来的人才能救她,永生魔女只好在魔法上又加了一个条件,孩子们会变成毛绒玩偶和人偶,除非魔女被从森林深处外的人救走,他们才能恢复原样。落款,----”少女合上书本,把书抱在怀里,闭上眼等待着死亡。可是却没有,少女听见齿轮转动的声音,少女猛地睁开眼
时间回到了晚上十点,正是少女切蛋糕的时间
少女的手里还握着那把刀,刀还插在蛋糕上。
这时,转来了敲门声。
少女松开手,拎起摆放在床上的黑色斗篷,拿起桌上用红色丝带装饰的礼物盒,从床底拖出一个手提箱,把东西一股脑塞进去,少女冷静下来再想想,把梳妆台上的怀表和床头柜上的闹钟也塞进去,合上箱子,拎着箱子提起裙摆跑了起来,推开木门,门前站着一个金发少年,他似乎被吓着了,正准备敲门的手还僵在半空中,少女伸出手握住少年僵在半空中的手,拽着少年向森林的出口跑了出去
“欸、欸?为什么要跑啊?”少年疑惑的问
“金发少年,没有时间解释了!一会再说!”少女不耐烦地回答
“欸...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还有我叫金!”
金毛少年不满地大喊
“我没有名字,但你可以叫我爱丽丝”少女看了一眼金发少年
(以下语言流√)
“那爱丽丝,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离开森林”
“欸正好我也是要离开森林我们顺路欸要不我们组个队吧我还有伙伴在森林外等我呢这样我们就有5个人啦!唔...唔!”少年用力挣脱你的手
“闭嘴,先出去”少女瞪了少年一眼

(不要管了他俩离开森林了)
金发少年在不远处寻找他的伙伴
少女叹气,松开手,打开手提箱,取出那个用红色丝带装饰的礼物盒,依旧粗暴的拆开礼物盒,取出那本书,翻到最后一页,少女把内容念了出来“逃出森林囚笼的魔女,给了救出她的勇士一个感谢之吻,那位英俊的金发勇士深深的爱上了她,选择,在于魔女身上”少女合上书,把书放回箱内,合上木箱,向不远处的金发少年挥手“金!麻烦你过来一下!”
金发少年应声跑了过来
少女扯了扯少年的衣领,示意他弯一下腰
少年乖巧地微微弯了弯腰
少女踮起脚尖亲吻少年的脸颊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少年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红着脸推开少女
“你喜欢我吗,金?”
“欸欸欸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感觉我们像相恋了很久的恋人一样...总而言之我也喜欢你啦!”

(好了不要管了我就是个旁白)
那群小孩某种意义上是助攻
那些毛绒玩偶和人偶是那群孩子
那些信是很久以前的
时间一直在轮流
少年少女之前是情侣
懒得说了自行体会

评论(18)

热度(59)